情书2

小山叔:

見信如晤。

家父不日或將乘機返鄉,可姊姊須得在研修所守著她的實驗,走不開,便安排由我和楠姐夫陪父親走這一趟。這將是我第一次踏上彼岸的土地,想來不免激動。可姊姊笑我,阿爹也笑,笑完就歎氣。阿爹畢竟也二三十年未曾回鄉了!

楠姐夫說阿爹不應信那邊既往不咎的話,可姊姊卻說阿爹畢竟年紀大了,咎也咎不動(她的原話),何況彼岸和阿爹出來時不大一樣了,現時他們缺錢,缺典故,缺文人,缺場面,還是希望阿爹回去。又說楊某某與鄭某早就回去過,也未見得如何。可姊向來膽大,我不知當不當信她。小山叔叔以為如何?果真回去得么?這畢竟是阿爹的心願,我們都想滿足他。

阿爹時常拿著你帶給他的那塊窗棱把玩,楠姐夫說華人都講落葉歸根,果真如此麼?可如我不知自己生身父母,可以將阿爹的故鄉假作自己的故鄉麼?無論如何,我想這樣做。

急盼你的回信。

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如卿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如卿吾侄:

見信如晤。

你信中提及的事,我思忖再三,亦覺風險雖有,或可一試。先生如今七十有六,從心所欲之年,試之何妨。何況胡馬依北風,越鳥巢南枝,離思之痛于先生而言想是日勝一日,未嘗稍緩。能回去看看,還是回去看看的好。

小山與先生相識多年,深知先生固執。如卿不妨從他回去,若真有不虞之事,想來有你楠姐夫相助相護。

如卿,先生將你視如己出。當年離開故里之時,夫人沉珂難緩,先生倉皇無措,可可早慧,小小年紀就顧得家內家外,萬事不由父母操心。有此一節,先生老來教養你,如待小女,如待金孫,如待可可,你可明的?你能陪先生走一趟,想來先生心中是極欣慰的。

深夜草就,及此擱筆。

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夏巍


评论

© AmerginR | Powered by LOFTER